1分快三:马哈迪没有迟引退的理由

                    马来西亚特朗-马哈迪没有迟引退的理由-十分快3

                    • 时间:

                    孙小果被判死刑

                    文:黄泉安

                    马哈迪重任首相后即风尘仆仆勤于跑动国际舞台。根据国会书面问答记录,希盟成立中央政府以来的16个月时段(去年6月至今年9月),马哈迪远赴海外的官方活动,总开销共达2100万令吉。

                    今年,马哈迪亦是驿马奔波,9月份出席纽约联合国大会、10月份远赴中亚阿塞拜疆出席第18届不结盟运动(NAM)国家峰会,11月份出席现于曼谷举行的第35届东盟(ASEAN)峰会。要不是智利因马来西亚国内发生政治动乱,突然放弃主办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相信这94岁老冀也要跻身世界级盛会,在特朗普、习近平的夹缝中,争取国际亮相的机会。

                    不结盟运动成立于美苏对立的冷战时期,1955年假印尼万隆举行的国家首脑会议,因有中国总理周恩来及印度总理尼赫鲁联席出席,在历史上是除开联合国组织以外甚重要的国际论坛,但其功用已随时代变迁而褪色。

                    东盟组织成立于1967年,马来西亚是发起国之一,创立时只有新马泰印菲5个东南亚国家,后来才见汶缅越寮柬5国加盟,成为东盟十国组织,共同朝向东南亚2020年宏愿迈步开走。在经济效应上,东盟是马来西亚的出口制成品的跳板,只是近年来东盟各国政经发展参差不齐,逐渐也陷入欧盟共同体那般的鸡肋状况,因关税的矛盾也造成各国互惠互利的初心,日渐松散。

                    至于亚太经合组织是于1989年成立,由21个经济体组成,成员包括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南美洲的智利、秘鲁;拉丁美洲的墨西哥;横跨欧亚的俄罗斯;亚洲的中国、中国香港、日本、韩国与台北;东南亚的汶莱、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及越南;大洋洲的澳洲及纽西兰,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由于地理面积浩大,交由21个经济体轮次主持常年峰会,每个东道国需等21年才能轮值一趟,是非常稀罕的盛会。

                    当前,政坛盛传马哈迪坚持不会在明年5月任相两年满期后引退,因为他要以东道国首相身份,亲自主持定于明年11月(6至13日)主办的2020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缔造举世首位在任悠久得以双次主持APEC峰会的国家首脑的空前纪录。

                    问题是,马来西亚处身同区域的东盟组织,由于东盟峰会尾声通常没有贸易签约,各国合作的绩效既已不够彰显;若要跻身亚太经合组织的复杂架构,此刻正值中美贸易战炙热时刻,马哈迪要以什么态度与战略来领导群伦,仍是一大疑问。

                    就以现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做个论述,原本因智利临时取消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国际焦点应是转至曼谷东盟峰会,况且,通常东道国都会邀请成员国以外的国家首脑列席参盛,曾受邀约的世界级领袖来自澳洲、中国、美国、印度、日本、俄罗斯、韩国等。

                    2017年,美国特朗普总统曾出席马尼拉东盟峰会兼也出席附带举行的东亚峰会(EAS),过后竟缺席2018年新加坡东盟/东亚峰会,改派副总统麦克彭斯代表出席。但今年曼谷峰会,特朗普除了“放飞机”,也没委派副总统代表出席,反而改派阶级比政府总统显见低微的国家保安顾问(前称国家保安事务总统特助)及商业部长出席,使东道国脸上无光,也令美国在策略与礼仪上,打出错误的讯号。

                    国际舆论认为,特朗普因对东方世界缺乏了解,认为东盟峰会缺乏商机而对东南亚区域没甚胃口,也因而忽视东盟及东亚各国在地理政治的重要性,反而替中国制造机会,让它乘虚而入,取而代之。

                    要知道,东盟国家处理区域性议题,通常是选择外交渠道进行策略协商,尽量避免各国的正面冲突,舆论界美其名为“东盟之道”。但若要确保这些外交管道的协商能得以见效,政府首脑也务须贡献其存在感,亲身莅临并出席峰会,共商议程才算数。

                    相比之下,美国前总统欧巴马显得较有涵养,他洞悉东盟达致区域性合作的作业方式,不吝纡尊降贵,成为亲自出席远东峰会的首位美国总统,也对部署往后的东盟-美国峰会,设下基础台阶。

                    同样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总理李克强也充分了解东盟文化,对东盟主办的各项极峰会议都很重视,每每都依据峰会的事项概要而轮替出席,给东道国沾光不少。例如,去年的新加坡东亚峰会及今年的曼谷东亚峰会,都是由习近平亲自率团出席。国际舆论认为,习近平除了能借机广传一带一路战略的要旨,也展现出中国对推动多边利益及自由贸易的决心。

                    因此,特朗普“放飞机”行动及委派低级代表团出席峰会的做法,是对东盟东道国不敬的举动,也使美国的声誉与利益受到损伤。正当美国五角大厦宣称“印度洋及太平洋国家是美国相应利益板块的未来”时刻,特朗普藐视东盟的举动又将如何阐释交代?如果东盟成员国(新加坡除外)选择倾向中国、日本及印度进行多边合作,特朗普有理由眼红吗?

                    其实,特朗普由于过份自信,自2017年出席马尼拉东盟及东亚峰会之后,即紧追日本与印尼的方策,开始酝酿“印度洋、太平洋国家自由开放”(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或 FOIP)地理战略。过后,特朗普就是利用这FOIP地理战略来连贯澳洲、日本、印度三国,联手抗衡中国的区域影响力。

                    国际舆论认为,特朗普错失出席曼谷东盟峰会的良机,不但违反了自己的FOIP战略,也同时创损美国在本区域日后的影响力。这样一来,东盟国家与中国、印度更能在美国缺勤的氛围下,针对消融南中国海利益冲突、及对倡议多时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铺设更确定里程碑。

                    综合以上数点,无论是以怎样的角度来剖释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及东盟/东亚峰会的实力,各国夹在中美贸易战方兴未艾的阶段,早已忙乱得不可开支,马哈迪休想能够利用明年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来为自己的首相宝座做护墙工作。

                    要知道,特朗普与习近平都是饶勇善战的大象,马来西亚只是经济羸弱的鼠鹿,小心夹在中间白白被逼死。所以我说,马哈迪若决心要亲自主持2020年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后才甘愿告老荣休,简直是妙想天开,信不过。

                    今日关键词:ofo再成被执行人